妖精的尾巴
首页广告

【同人】【索隆】心之所属(26-30)

文章来源:海贼王中文网 本文作者:红叶 发布时间:18-05-03 发给朋友 - 本站网址:http://op.yaojingweiba.com/

  二十六 磁鼓岛

  “并没有。”克维娜在一旁小声嘟囔道,也不管对方听没听见。

  “没有,”山治双臂环胸,站在原地,仿佛没有看见周遭的枪口般,“这个国家的名字听都没听说过。”

  “喂!你们要是完事的话,就赶紧回去吧。”路飞坐在栏杆上,对那个怪人道。

  “哎呀,别着急嘛,人生长着呐!”那个家伙摆了摆手,叹了口气,“既然你们没带指针,就把你们这条船和宝物给我。”

  “开什么玩笑!”

  “不过等等……肚子好饿……”怪人张开大嘴,一口咬住梅丽号船舷上的一块木板,像撕扯牛排一样将那块木板从船体上咬了下来。

  看起来好像很好吃哈……

  这不是最主要的吧我说……

  “什么声音?!你这家伙在干什么?!”乌索普听见声音之后从船舱里跑了出来,路飞撑着栏杆喊道:“不要吃我们的船!”

  “你们别动!”一个啰喽举起枪,对路飞到:“瓦尔波大人现在在吃饭!”

  路飞一怒,一拳打在那个啰喽头上。

  “开枪!”

  “杀了这个混/账”

  “早这么做不就好了?”索隆将和道一文字拔出鞘,勾起嘴角。

  山治在一旁笑得那叫一个灿烂,打量着身前这几个小兵:“怎么做好啊……”

  乌索普则发动了自己的绝技,倒挂在桅杆上,接着梅丽号的桅杆躲避对方的枪林弹雨。

  “这个女人看起来很弱嘛……”几个小兵看见站在门口的克维娜,笑着围了上来。

  “喂喂……”克维娜淡定的带上了黑皮手套,看起来很不开心。

  你们哪只眼睛看出来我很弱的……?

  在几人扣下扳机的一刹那,克维娜消失在原地,子弹停留在之前的位置,几人解释不解,站在原地面面相觑。

  也不知道是谁先反应过来,转过身,看见克维娜站在身后,冲他们微笑。下一瞬,这几个人便飞上了天。

  几乎是同一时刻,路飞的头被那个瓦尔波咬住了。

  薇薇打开房门,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

  “嗨!薇薇酱,娜美桑没有什么异常吧?”

  “这是……”薇薇看见路飞伸长的手臂,楞了一下。

  瓦尔波的脸色并不好看,嘟囔着:“这个家伙好难啃……”

  “可恶……”瓦尔波的嘴里传来了路飞的声音。路飞伸长的手臂迅速恢复原状,又借着惯性打在了瓦尔波身上。

  “飞走吧!!!”

  ——

  午夜。

  本应睡觉的娜美从船上坐了起来,看见房间里四仰八叉的伙伴,笑了笑,又躺下去,将被子紧紧地裹在身上,睡下了。

  不久,克维娜睁开眼,看了看床上的那个人,叹了口气。

  “好冷啊……”船舱外,瞭望台上,山治裹着被子,抬头看了看天空,“就要满月了。”

  克维娜突然出现在山治身后,穿着不知道从哪拿出来的皮草大衣,道:“山治。”

  山治转过头,笑了笑,“啊,是克维娜桑啊。”

  克维娜点了点头,道:“你先回去吧,我守夜。”

  “啊?”山治有些疑惑,“可是现在还没到换班的时候啊。”

  “我睡不着。”

  “可是熬夜对身体不好啊……”

  “找时间补上喽。”

  “好吧。”山治知道没办法劝动克维娜,转身走向娜美的房间,几步之后,转过头,“克维娜桑……”

  “什么事?”

  “你好像心事重重的,从那天知道娜美桑得的是什么病的时候。”

  “是吗……”克维娜捂着额头,含糊其辞道。

  一夜未眠。

  第二天正午,克维娜真的按照她说的,待在娜美房间里,裹着被子,呼呼大睡。

  “喂!有岛了!”山治在船舱外喊道。路飞听见后,立刻兴奋起来,坐在椅子上,喊道:“岛?!”然后看向娜美,“太好了!娜美!看见岛了!你的病会好的!!”

  “吵死了!”被吵醒的克维娜一脸不爽,抽出头下的枕头,往路飞脸上摔去。

  路飞被这一枕头砸的仰面摔在地上,索隆叹了口气,伸出手,将路飞拉了起来。路飞站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褶皱,看着克维娜,一脸委屈道:“怎么了嘛……我只是听说有岛了兴奋一下嘛……”

  克维娜看着那双楚楚可怜的眼睛,无奈的扶额,叹了口气。

  “有岛啊……”

  ——

  一行人站在甲板上,路飞则坐在他的特等席上,看着远处高大的群山,激动地落下了眼泪。

  “这么多雪!!我太幸福了……”

  “唉……”他还只是个孩子,贪玩很正常。克维娜这样安慰自己。

  “路飞,你穿成这样不冷吗?”乌索普看见路飞穿着红背心和牛仔短裤,忍不住打了个冷战,吐槽道。

  薇薇拿出一个温度计,看了看,道:“零下十度,是熊冬眠的温度。”

  “啊嘞?”路飞狐疑的看了眼乌索普,几秒后才反应过来,双手摩擦着双臂,瑟瑟发抖,牙齿不断地碰撞在一起,发出咔哒咔哒的声音:“好冷……”

  “你反应也太慢了吧?!”乌索普和山治张着鲨鱼嘴,吼道。

  薇薇趴在船舷上,看着岸边的海湾,道:“是雪山融化形成的瀑布,这附近应该可以停船。”

  索隆双臂环胸,看着一众人,道:“那么,谁去找医生?”

  路飞举手,一脸认真:“我去。”

  山治在路费身后握着拳,咬牙道:“我也去。”

  “好,你们俩快点回来!”乌索普在他们身后故作坚强到。

  梅丽号刚刚停稳,岸上就突然出现了一片黑压压的人,每个人手里都我这一把枪。

  “别动!海贼!”

  “欸?有人啊……”

  “这种气氛好像有点危险。”

  这时,一个高大的男人走上前来,道:“立刻从这里滚出去!!”

  路飞皱着眉,冲他们解释道:“我们是来找医生的。”

  “有人生病了!!”薇薇撑在栏杆上,喊道。

  “我们才不会上当呢!!这手法也太简单了!你们这群无耻的海贼!!”

  “这里是我们的国土!决不允许海贼上岛!”

  “马上起锚!从这里滚出去!不然就炸沉你们的船!!”

  山治把烟夹在手指间,眉宇间有一丝无奈:“喂喂,怎么初次见面就这么讨厌我们……”话音未落,一颗子弹打在了他脚底的船板上。山治黑了黑脸,就想冲上前将那个开枪的家伙踹飞,却被薇薇拦了下来。

  一声枪响。

  “薇薇!!”

  二十七 托尼托尼·乔巴

  “你们——”路飞目光一凛,目中有着毫不掩饰的愤怒,就要冲上去,却被薇薇拦了下来。本来已经把刀拔出来的克维娜见状,咬了咬牙,也只能站在原地。

  岸上的士兵把枪端好,随时都会发起进攻。

  “只是擦伤而已,”薇薇看着众人,语气里有一丝焦急,“我们绝不能与他们起冲突!”随即便对着岸上的是众人道:“既然这样,我们不上岸了。可以帮我们找个医生吗?我的朋友生病了,现在很痛苦,请帮助我们!”

  “薇薇……”

  薇薇跪伏在地:“路飞你呀——真是个不称职的船长。你要是乱来,搞不好我们全都玩完。娜美怎么办?”

  路飞听了之后,沉默了一会,随即便对着岸上的人道:“对不起,我错了。”

  接着,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路飞跪了下来,向岸上的人磕了个头。草帽磕在地上,从头上掉了下来,在船板上滚了几圈,最后停了下来。

  “请帮我们叫医生来,救救我的同伴!!”

  沉默。

  对方的领头最终打破这一沉默,对船上的人道:“我带你们去村子里吧。跟我来。”

  “看吧?他们一定懂了。”

  “嗯,你很能干啊。”

  跪在地上的两人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相视而笑。

  克维娜叹了口气,上前将路飞的草帽捡起来,递了过去。路飞结果草帽,扣在头上。

  领头的人走了几步后,转过头,道:“我给你们一个忠告,我们国家的医生,只有一个魔女。”

  “欸?~~~”

  ——

  “怎么?你不上岛吗?”索隆看着一旁挠着后脑勺,冲天空打着哈欠的克维娜,不由出声问道,“如果用你的能力的话,应该更容易一点吧?”

  “我也是这么想的。”克维娜揉了揉眼睛,“可是我担心万一在用能力的时候体力不支……那可是件很可怕的事啊。”

  “体力不支?不至于吧?”

  “我困得很啊。”

  “……你还真是……”索隆欲言又止,干脆在一旁脱起了衣服。

  克维娜转过头,见此情景,吃了一惊:“你干什么?”

  索隆把衣服扔给克维娜,活动几下关节,道:“这个季节,最适合冬泳了!”然后转过头,给了克维娜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

  克维娜当即石化。

  冬你|妹|的泳啊!你这个肌肉白|痴是不是因为脑子里全是剑直接坏掉了?先不说别的,你跳下去之后打算往哪游?你个路痴剑士回得来吗?!

  “等等,索……”

  还没等克维娜阻止,索隆直接跳了下去,随着一声“哗啦”,水花溅到甲板上,克维娜一脸mdzz,抹了一下脸上沾着的水,叹了口气。

  ‘谁爱管谁管吧……’

  “嘎!”目睹了全过程的卡鲁站在一旁,冲克维娜敬了个军礼。克维娜面无表情的看了眼卡鲁,然后面无表情的开口:“哦。”

  “嘎!”

  “我要睡觉。”克维娜仿佛脱力一般,行如丧尸,一边走着一边有气无力的道,“别烦我。”

  “嘎!”

  嘭!

  卡鲁看着紧闭的房门,眨了眨自己茫然的大眼睛。

  为什么克维娜姐就不明白自己的意思呢……万一绿头发的剑士出事了怎么办……明明看他们关系辣么好……

  房间内,克维娜将被子裹在自己身上。

  “没有路飞在,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

  当克维娜醒过来,推开门的时候,正好看见卡鲁一脸紧张的跳下海去。

  作为一个能力者,克维娜……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

  一个个的都是干什么啊这是!

  接着,远远的,克维娜就看见路飞他们从岛的内部走了出来,于是喊到:“喂!你们赶紧过来!有情况!”

  “欸?克维娜?”路飞听见之后,也喊道:“克维娜——我跟你说啊——”

  “有敌袭吗?”薇薇把手放在嘴边,呈喇叭状。

  这种事情还是不要让她知道的好吧我说……

  “难道是海军来了?“乌索普打了个冷战,身体不住的颤抖起来。

  几人走上前后,克维娜指了指河里的卡鲁,薇薇顺着克维娜手指的方向看去,惊叫一声,道:“愣着干什么!!救人啊!!”

  薇薇公主,那是只鸭子……

  薇薇从房间里拿出一床被子,盖在已经冻僵了的卡鲁身上,道:“卡鲁,你怎么在河里冻僵了?”

  “哈哈!该不会是不小心滑下去的把?笨手笨脚的家伙!”索隆端着酒杯,在一旁有些幸灾乐祸的意味结果被薇薇喝了回去。

  “嘎!”

  “哦……哦。”一旁,一个带着粉红色帽子的不明生物仔细听着卡鲁“说的话”,点着头,“它说,是因为索隆在河里游泳不见了,自己担心才跳下去的。”

  克维娜这才注意到这个看上去奇怪,但却莫名的萌的小家伙,扭头问道:“路飞,这是谁啊?”

  “这个啊,”路飞笑了笑,一把揽过那个家伙,“这就是我想跟你说的,我们的伙伴啊!叫乔巴!”

  “嗨依!我叫托尼托尼·乔巴!”

  “这样啊……”克维娜歪着头,“好奇怪的样子……”

  闻言,本来头抬得就不高的乔巴把头低的更低了。刚刚KO了索隆的娜美立刻上前,朝克维娜的头上打了一拳:“赶紧道歉!!!”

  “嗨依……ごめんなさぃ“克维娜捂着头,强忍住眼泪,低着头恭恭敬敬的道歉道。

  娜美在一旁冲乔巴摆着手,道:“小乔巴,你不用太在意的,这群家伙就是这样。其实小乔巴也很了不起啊,又会医术,又能和动物对话……”

  “就……就算你夸我……”乔巴低着头,冒出了冷汗,身体开始颤抖,克维娜皱了皱眉,有些不解,然后她就看见乔巴猛地抬起头,开始扭着自己的小蛮腰。

  “就算你夸我,我也不会开心的~~你这个混|蛋~~~哈哈哈……”

  “明明很开心……”

  “娜美桑,你说的『医术』是怎么回事?”

  “啊,这个啊……”

  “我是个医生哦~”

  “什么?你是医生?!!!!!”这句话一说出来,全船的人都吃了一个大惊。

  二十八 新的伙伴

  “真是的,”娜美一脸嫌弃的看着路飞,“不然你们为什么邀请他入伙?”

  路飞双臂环胸,一脸无辜:“因为它是会七段变形的有趣的驯鹿。”

  “因为他可以作为应急食物。”

  等等,山治你这……

  克维娜瞥了山治一眼。

  这种生物能不能吃还不知道呢……呸呸呸,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这可是我们的船医,不能吃的懂吗?!

  你看把人家吓得……

  克维娜暗自扶额。自己大概是精分了。

  “啊!糟了!”乔巴身形一顿,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我慌慌忙忙的逃出来,忘带医疗工具了!”

  娜美拿起一个画着叉的蓝色背包,道:“那这是什么?放在雪橇上的。”

  “我的背包?怎么会在……”

  “什么?难道这不是你自己准备的旅行包吗?”

  “原来是朵丽儿医娘啊……她早就看透你的心思了。”娜美坐在乔巴身旁,“真伟大啊。”

  乔巴低着头,没有说话。

  路飞乌索普二人在一旁跳着簸箕舞,喊道:“喂,乔巴!你要不要来?!”

  乔巴学着他们二人,将筷子插进鼻孔,惹得娜美吼道:“你别学他们!!”

  还真是爱护小孩子呢……娜美……

  “听好了!大家注意了!”乌索普吹着不知道从哪拿出来的口哨,“在此为庆祝新伙伴!!船医托尼托尼·乔巴加入行列!!再次干杯!!!”

  所有人热情高涨,谈天说地,末了还不忘碰杯庆祝。

  整晚,无眠。

  ——

  山治教训完偷吃的路飞后,对娜美摊手,道:“娜美小姐,你也看到了吧?我们换个带锁的冰箱吧。”

  “是啊,我会考虑的,这可是生死攸关的问题呢。”

  “一定得钓上一条……为了山治!”

  “嘎!”

  克维娜瞥了眼正在钓鱼的三人……是一人一鹿一鸭,叹了口气。

  ——

  克维娜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和那浓重的黑眼圈,整个人瘫在了椅子上。

  以后再熬夜,我|特|么|改姓!

  然后,克维娜的头就重重的砸在了桌子上,声音响得甲板上的人都停下谈话,朝卧室看了一眼,发现没有什么异常之后,继续刚才的话题。

  “话说,这个事情不告诉她真的没问题吗?”娜美看了眼薇薇,皱眉道,“话说她简直比索隆还能睡啊……”

  “关我什么事啊!”

  薇薇摆了摆手,道:“没事的,到时候跟她说几句就好。”然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薇薇接着道:“她在七岁的时候,智商就已经超过了二百,仅仅是这件事情,说一下她就会知道的。这就是所谓的——窥一斑而见全豹。”

  愣了几秒后,所有人都惊呆了。

  “智商二百?!”

  “骗人的吧?”

  “完全看不出来啊……”

  “那是什么豹?好吃吗?”

  “喂,路飞,这不是重点吧?”

  “我一直都觉得……那个女人在跟我们隐瞒着什么。”索隆看着卧室的门,突然开口道,“你还知道关于她的其他事情吗?薇薇。”

  薇薇看着索隆,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只是十二年前,她和家人一起到了我的国家,似乎是在避难,同时,也帮了我们很大的忙。我也是在那个时候认识她的。她是个很好相处的人,虽然有些时候……真的然人捉摸不透。”

  “避难?避什么难?”

  “她的父亲对此一直闭口不言,只不过克维娜说,他们身上,有世界政府需要的什么。”

  “什么?”

  “不清楚。她一直避讳这个话题。”

  沉默。

  索隆闭上眼睛,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

  克维娜是被硫磺呛醒的。

  挣扎了一会,克维娜才从床上爬起来。揉着眼睛走出卧室,克维娜看见了一个从来没见过的人……妖。

  “这都是些什么珍禽异兽?”

  “哦,我是……”

  “谁要听你的自我介绍啊!混|蛋!”

  “为什么这么凶嘛,克维娜……”

  “你也给我闭嘴!路飞!”

  直觉告诉她,这个家伙,很麻烦。

  见这个家伙要过来摸她的脸,克维娜后退一步,打掉他的手,一双眸子冷冷地看着那个家伙,沉声道:“别他|妈碰我。”

  爆粗了?

  我可以理解为起床气吗?

  可以的其实。

  作为曾经跟克维娜同床共枕过的女人,薇薇对此已经习以为常。

  谁让她每天早上都会暴打寇沙一顿呢?现在的她已经改了很多了。

  (废话,因为在师父那里没几个打得过的好吧?)

  克维娜看了眼薇薇,道:“有什么事吗?”

  “没、没有。”薇薇摆了摆手。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怂。

  克维娜挠了挠头,打了个哈欠,又揉了揉眼睛,走到栏杆旁边吹风。

  身后的几个白|痴在甲板上又吵又闹的,克维娜实在是忍不住,想回头说几句,却看见了一个裹在天鹅服里的一张熟悉的脸。

  可布拉?

  “嘁,无聊……”索隆瞥了眼那几个家伙,对之嗤之以鼻。

  克维娜皱了皱眉,别过眸子,咬着右手的食指,闭上眼睛,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下次再见——”

  “我们起航吧!!”

  “是!Mr.冯克雷大人!”

  “!!!?”

  “他就是Mr.2?”

  “薇薇!你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吗?”

  “我没见过Mr.2和Mr.1组合……也不知道特闷的能力……只不过我听说Mr.2是个身材高大的人|妖,说话喜欢娘娘腔,最喜欢天鹅大衣,背后写着人妖之道……”

  “你应该认出来的。”

  “刚才他在表演记忆功能的过程中……有我父亲的脸……他利用父亲的脸……到底干了什么……?”

  “薇薇。”

  “嗯?”薇薇看着克维娜,下意识的出声道。

  克维娜倚着栏杆,垂眸道:“把你这几年知道的、所有跟阿拉巴斯坦和巴洛克工作室的事情,全部跟我说一遍,记住,一点细节不要落下。”

  说完,克维娜看着薇薇,眸中是不容忽视的认真与威严。

  二十九 战争

  薇薇坐在甲板上,将所有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对克维娜说了。克维娜低着头,将右手食指放在嘴唇上,思考着什么。

  “克维娜?”薇薇试探性的唤了一声,见克维娜挑眉,道:“有什么头绪吗?”

  克维娜眸子沉了沉,抬头看着薇薇,摊手一脸无辜道:“一点也没有。”

  薇薇听了之后,立刻张着鲨鱼嘴吼道:“没有你还一本正经的!!”

  克维娜耸了耸肩,不可置否。

  薇薇咬着牙,扶额。

  气的头疼……

  ——

  晚饭之后,克维娜坐在瞭望台里,看着远处的夕阳出神。

  在脑海里将所有的信息串在一起,最后叹了口气。如果就这样去了阿拉巴斯坦,应该会有个局在等着我们吧?

  说不定,我们的到来,对鳄鱼来说,就是一根导火索啊……

  想着,困意就席卷而来。闭着眼睛在瞭望台里不停地点头,却始终没有陷入深度睡眠。

  然后头就被人打了一下。

  克维娜睁开眼睛,看见了一条墨绿色的裤子,和三把刀。

  “索隆……”

  “你怎么这么能睡?”索隆皱了皱眉,一脸嫌弃。

  “不知道。”克维娜打了个哈欠,“自从进了伟大航路,就感觉特别困……大概跟这里的磁场有关吧?”

  “那你还真是奇怪。”索隆轻笑一下,“说起来,你到底是为什么要上这艘船?”

  “这很重要吗?”克维娜把手枕在脑后,“船上的其他人都没有问过我呢。还是说,你不信任我?”

  索隆沉默了一会,道:“我对救了我多次的人,没办法不信任。只是……”

  “好奇心会害死猫,”克维娜挑逗似的看了索隆一眼,“你确定你想知道?”

  索隆吞了吞口水,后退几步,摇了摇头。

  克维娜笑了笑,翻了个身,从瞭望台上跳了下去,把甲板上的那些人吓了一跳。

  “你想死啊?!”

  “克维娜好厉害!”

  “喂!克维娜!精神损失费十万贝利!”

  “我的辣椒星啊!”

  “嘛哈哈哈哈!什么嘛!只不过是跳下来而已嘛!!”

  “克维娜桑有没有受伤啊?”

  “……”克维娜看着乱成一锅的船员们,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然后就跳下了船,堪堪躲开薇薇扔过来的辣椒星。

  “再见喽您嘞!薇薇公主殿下!”克维娜将卫衣的帽子扣在头上,在海面上方释放能力,自己踩在封锁住的空间上,向前狂奔而去,“我在阿拉巴斯坦等你们——”

  “嘁……”薇薇趴在栏杆上看着那个远去的背影,“算她跑得快……”

  “嘎!”

  “我没说你,卡鲁。”

  “嘎!”

  克维娜看着手里的永久指针,又看了看前方。

  总之,一直跑就是了吧?看见岛屿之后就用能力,绝对不能被别人发现。

  好久没做这么刺激的事了呢~

  这么想着,克维娜脸上浮现出一抹兴奋。

  ——

  “站住!”

  “臭小鬼!别跑!”

  “来人啊!有小偷!”

  “抓住那个小鬼!”

  一个看上去不到十岁的男孩在街上跑着,频频回头,看着身后的那群大人,却没有注意到脚下的砂砾。

  “哎呦……”

  怀里的面点散落一地。

  男孩揉着头,坐起来,飞快的收拾好地上的面点,站起来,再次向前跑去。只不过没跑多久,就撞上了一个人。

  那个人像是凭空出现一样,挡住了他的去路。

  “走开!别挡路!”

  克维娜揉着自己的腰,一脸不耐烦的看着那个男孩,道:“这个路是你开的?”

  “你……”

  “就在那!”

  “喂!女人!帮我抓住那个臭小鬼!!”

  克维娜低头看着那个只到她腰间的男孩,道:“你怎么招惹他们了?”

  男孩咬着牙,推开克维娜:“要你管?!”

  克维娜拉住男孩的手,道:“你家大人就这么教你跟别人说话的?”

  “你给我松手!!”

  克维娜扬了杨嘴角,依旧没有动,任凭那个男孩如何挣扎,就是没有松手。

  “你这个女人,力气怎么这么大……”

  “很正常啊……”我是海贼嘛,大海贼呦~克维娜看着那个男孩,冲他笑了一下。男孩只觉得浑身毛骨悚然。

  他半点也不想在这个鬼地方呆下去了!

  很快,那几个大人就追了上来,气喘吁吁。

  “把那个小鬼给我!”

  “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克维娜一手拉着男孩,一手伸向那几个人,手心里躺着三枚一百贝利的硬币。

  那个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一把夺过克维娜手心里的贝利,恶狠狠地道:“他偷了我店里的点心!”

  原来是这样啊……克维娜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个男孩,盯着他。

  男孩被她握着的手有些颤抖,眼睛里满是惊恐。

  克维娜叹了口气,道:“这些糕点多少钱?”

  “算上打碎的盘子,四百五十贝利。”那人冷哼一声,道。

  克维娜从钱袋里又拿出五枚硬币:“不用找了。”

  “哼。”那人接过钱,扭头就走,也不跟他们二人计较什么了。

  看着一行人离开,克维娜松了口气,看着男孩,道:“什么嘛,原来是个小偷啊……”然后拉着那个男孩,坐在房子后面阴影处的木箱上。

  “放手!”男孩还在挣扎,从被她抓住的那一刻起,就在不停地挣扎,“是小偷又怎么样?你这个魔女!赶紧放手!”

  “魔女?”克维娜听见这个称呼,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翘着二郎腿,把手搭在膝盖上,身体前倾,手指间夹着一张一万贝利的钞票,道:“从现在起,我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

  男孩看着克维娜手里的那张钞票,吞了口唾沫。

  “看在钱的份上。”

  “好……好吧。”男孩扭头,夺过钞票。

  克维娜笑了笑,松开他的手,道:“我是能力者,所以你也别想着跑,因为你不管往那个方向跑,到最后都会回到这里。撒,第一个问题,这里是哪里?”

  “阿拉巴斯坦。”男孩听见“能力者”这三个字后,明显乖了很多。克维娜笑了笑,道:“具体点,阿拉巴斯坦有好几个城市,这是哪里?”

  “油菜花。”

  “港口啊……”

  “嗯。”

  “那你的名字呢?”

  “布尔。”

  “问了也没用啊……”克维娜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扶额叹了口气。

  “那你问什么?!”

  三十 波特卡斯

  威逼利诱之后,克维娜带着满脑子的情报把男孩送回了家,换了身衣服,化了个妆,让她看起来像个男人,然后进了一家餐馆。

  所以,现在的克洛克达尔是想蚕食这个国家吗……用战争?还是内战。

  推开餐馆的门,克维娜先是一愣,随即笑了笑,一开口,俨然是一个男人的嗓音。

  “阿拉……这里还真是热闹呢……”

  “你是……”

  “死灵绅士·乔伊……?”

  “你怎么在这里?!”烟鬼反手握住背后的十手,“难道你上岸了,岸边的海军就一点没有察觉到吗?!”

  “岸边的海军?”克维娜眼睛向上一翻,做思考装,“岸边有海军吗?我一直以为你把全部兵力都带上岸了呢。”

  “真是想不到,用短短一个月就扬名海上的死灵绅士,居然是个这么年轻的人啊……”吧台旁的男人随意的坐在那里,看着克维娜笑着道。

  克维娜谦虚的笑了笑:“哪里比得上你呢,好久不见了,艾斯。”说着,走到艾斯身前,低声跟他说了几句话。

  艾斯睁大了眼睛,看着克维娜,道:“你刚刚……说的是真的?”

  克维娜点了点头;“当然。”

  “废话少说!你们两个乖乖束手就擒吧!”

  “不要。”

  “我拒绝。”

  “我现在正在找另一个海贼,所以对你们两个没兴趣。”

  “那就放了我们吧!”克维娜侧头笑了笑。

  “不行。”

  “你打不过我们啊……”

  “哪来的我们?”艾斯皱了皱眉,将克维娜从眼前推开,“我只是来找弟弟的。”

  “欸?”克维娜往一旁跨出几步,回过头刚想说艾斯几句,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以惊人的速度冲了进来,撞在斯摩格的后背上,又将艾斯撞飞。

  “火箭!!!”

  路飞站在吧台前,亢奋地道:“是饭馆!肚子饿死了!大叔!我要吃饭吃饭吃饭!”

  “你还是……先逃跑吧……”

  克维娜想上前打招呼,可碍于身份还是忍了下来。

  艾斯从地上爬起来,一副恶狠狠的样子,想去找刚才撞飞他的小子算账,却看见了路飞。

  “喂,路……”话还没说完,就被斯摩格摁在地上。

  ——

  看着三个惹祸精跑了出去,克维娜向门口踏出一步,又回过头看了眼可怜巴巴的老板,道:“要赔多少钱?”

  妆容自带的冷傲让老板不禁打了个冷战,克维娜叹了口气,道:“刚刚过去的那几个,都是我的熟人,有两个是我的朋友……”

  “但是让乔伊大人赔偿,总觉得过不去……”

  “钱老子有的是,我再问你一次,要赔多少钱?”

  “一、一万……不能再多了……”老板瘫倒在地,浑身冒着冷汗。

  苍天啊!他们温柔正直的乔伊大人什么时候这样了?!

  克维娜付完钱出门,皱眉叹了口气。

  再这样下去我就真的要精分了啊我说!还有路飞,你最好祈祷在我把这一万贝利赚回来之前见不到我……

  于是整个餐馆的人,看着他们的乔伊大人带着满身的杀气,往市中心走去。

  ——

  港口停放的某海贼船突然遭受敌袭,船上财宝全部不翼而飞。

  ——

  克维娜扛着手提箱从当铺走出来,四下张望着,最后将目光锁定在最热闹的地方。

  如果路飞还在这个城市里的话,那就应该在哪里吧?

  刚刚赶到,克维娜就看见一道火焰交织的地带。

  是艾斯。

  看样子不用担心了。

  克维娜笑了笑,接着用能力回到了梅丽号上。

  ——

  不多时,其他人也到了梅丽号上,只不过看着船上的那个陌生人,都提高了警惕。

  “你是谁?”索隆一手摸上刀柄,双眼危险的眯起,看着甲板上的男人,随时都会将刀拔出鞘。

  “猜~”克维娜倚在栏杆上,看着下面的伙伴,突然有一种想逗逗他们的心情,“答对有奖,是一条船哦~”

  “这家伙……”

  “橡皮橡皮——手枪!”

  克维娜侧了侧头,躲过这一击,然后握住路飞伸长的手臂,道:“我说,草帽,这招可是漏洞百出啊。”

  路飞用力想要收回手,无奈被那个人抓得死死地,就是挣不脱,而那个人就像是脚底生根一样,半天都没有动一步。

  路飞思量一下,用另一手抓住船舷,整个人飞了出去。

  克维娜蹲下身子,同时松开了手,无视在半空停下来的路飞,对岸上的几人道:“赶紧上船吧你们几个。真是麻烦。”

  听着这熟悉的语气,娜美大怒道:“克维娜你***下来!!!”

  克维娜淡定的转过身,打开手提箱,将里面装得满满的钞票放在娜美眼前。

  “钱~”娜美见钱眼开……就连眼睛都变成了贝利的形状。

  克维娜暗自松了口气。

  这算是躲过一劫了吧?

  “路飞你过来我找你有事。”克维娜看着甲板上的船长,眯眼笑道。

  尽管这个笑容让人有些不寒而栗,但是路飞还是走到了克维娜身前。

  ——

  “所以克维娜你打扮成这幅样子是干什么啊?”头上的包还很新鲜,路飞看着那张陌生的脸,非常不解。

  “你不说我都快忘了。”克维娜站起身,进了浴室。不多时便走了出来,恢复了以前的面貌。

  “怎么做到的?”

  “化妆而已啊,很难吗?”

  薇薇站在一边,始终没有说话。

  乔伊……

  她到底想做什么?

  ——

  “所以路飞你有个哥哥?还是艾斯?”克维娜听了路飞的叙述后,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看了路飞一眼,“那他很强吗?”话说出口,克维娜觉得这个问题问的有些多余。

  “这么说吧,”路飞顶着一个大包,“在他还没吃恶魔果实的时候,我跟他打架就没赢过。”

  “全输掉了?”

  “不过如果是现在的话我应该会赢的!”

  “你这话说的毫无根据啊……”

  “你小子会赢谁啊?!”说话间,艾斯跳到船舷上,将路飞踢了下去。克维娜迎着艾斯的目光,笑着点了点头,将食指放在嘴唇上,让他不要多说。

  艾斯点了点头。

  “我这弟弟承蒙诸位关照了,谢了。”

欢迎转载,但请保留版权信息:海贼王 »【同人】【索隆】心之所属(26-30)
分享到:

相关资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