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精的尾巴
首页广告

【同人】【索隆】心之所属1-5

文章来源:海贼王中文网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18-04-23 发给朋友 - 本站网址:http://op.yaojingweiba.com/
一 老天你这玩笑开得有点大
  世界上的动物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神圣的领地不容侵犯。某个红头发的丫头也不例外。虽然这两者之间并没有什么联系。
  但是叔可忍婶不可忍啊!谁胆子这么大居然敢在自己的地盘上放火?!不想活了?!
  然后街上的人就看见他们的老大穿着一身白衣从自己家走到了岸边,带着隐隐怒气,不容忽视。话说这情况下也没人敢忽视他。
  化装成一个叫乔伊的男人的克维娜走到岸边,抬头看了眼已经烧到一半的海贼旗,叹了口气。
“遇到别的赏金猎人了吗?嘛——明明是个很好的赚钱的机会啊。不过这火一旦烧起来,周围的码头就遭殃了,里面说不定也还有活人。”
  因此为了避免更多的不必要的损失,克维娜决定先进去救人,然后再灭火。只不过她进去之后才发现没什么人可救了,除了一个半死不活的绿头发的男人。
  算了,虽然就剩一个,但也不算白来一趟。
  克维娜尽力背起那个男人,走出正在燃烧的船,往镇上的医院走去。
——
“喂,死了没有?莫西莫西~有在听吗?贵姓啊~”克维娜坐在床前,伸出一根手指不停的戳着床上那个绿头发家伙的脸,叹了口气,“好无聊啊……”
“咳咳、咳……”发现床上的那个人有了动静,克维娜立刻端坐,拿起一旁的书装模作样的看了起来,眼睛还时不时地往床上瞟去。
  男人睁开眼,看见的就是这个长着红色短发的、不明性别的家伙。
“喂,你是谁?这是哪?”
“我叫克维娜,你昨天晚上受了伤,我送你到了医院,但你现在在我家。”克维娜目不斜视,看着书,虽然完全没在意上面的内容,故作高冷。
“怎么这个名字听上去这么娘气?“
  克维娜嘴角抽了抽,这个问题叫她如何回答?
“我是女人,起这个名字很正常。”
  那个男人有些尴尬的看了看她,转而又道:“我的刀呢?”
“我看有些钝,就拿到街上的武器铺去修了。”
“三把?”
“我只看见了一把……白色的刀鞘?”
“这样啊。嘛,又要去买刀了……真麻烦。”
“你该不会是……那个海贼猎人,罗罗诺亚·索隆吧?”
  男人皱眉,道:“是又怎么了?”
  克维娜抿着嘴,轻咳一声,站起身,朝门外走去:“没什么。我去叫仆人做饭。”
“怎么刚醒就要吃饭?”
“大哥,现在已经是中午了。”
“那我睡了多久?”
  克维娜看了眼索隆,又偏过头,眼睛向上翻,作思考状。
  我昨天是在晚上九点救的他,一天二十四个小时,现在是中午十二点,这样算来……
“我哪知道。“克维娜匆匆离开,只留下索隆一个人房间里。
  索隆躺在床上,发出一阵不愉快的声音,道:“这个女人……“
  克维娜匆匆跑下楼,这个男人能离他多远就离多远。明明是个这么危险的人,昨天到底是因为什么救的他?老天爷这开的什么玩笑?!
  甚至连克维娜都忘记了。昨晚当她路过索隆身边时,她听见从索隆心里发出的声音:我要活着。我绝对不能死在这种地方。
  在心中的某个角落,克维娜是真的敬佩他。一 老天你这玩笑开得有点大
  世界上的动物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神圣的领地不容侵犯。某个红头发的丫头也不例外。虽然这两者之间并没有什么联系。
  但是叔可忍婶不可忍啊!谁胆子这么大居然敢在自己的地盘上放火?!不想活了?!
  然后街上的人就看见他们的老大穿着一身白衣从自己家走到了岸边,带着隐隐怒气,不容忽视。话说这情况下也没人敢忽视他。
  化装成一个叫乔伊的男人的克维娜走到岸边,抬头看了眼已经烧到一半的海贼旗,叹了口气。
“遇到别的赏金猎人了吗?嘛——明明是个很好的赚钱的机会啊。不过这火一旦烧起来,周围的码头就遭殃了,里面说不定也还有活人。”
  因此为了避免更多的不必要的损失,克维娜决定先进去救人,然后再灭火。只不过他进去之后才发现没什么人可救了,除了一个半死不活的绿头发的男人。
  算了,虽然就剩一个,但也不算白来一趟。
  克维娜尽力背起那个男人,走出正在燃烧的船,往镇上的医院走去。
——
“喂,死了没有?莫西莫西~有在听吗?贵姓啊~”克维娜坐在床前,伸出一根手指不停的戳着床上那个绿头发的家伙,叹了口气,“好无聊啊……”
“咳咳、咳……”发现床上的那个人有了动静,克维娜立刻端坐,拿起一旁的书装模作样的看了起来,眼睛还时不时地往床上瞟去。
  男人睁开眼,看见的就是这个长着红色短发的、不明性别的家伙。
“喂,你是谁?这是哪?”
“我叫克维娜,你昨天晚上受了伤,我送你到了医院,但你现在在我家。”克维娜目不斜视,看着书,虽然完全没在意上面的内容,故作高冷。
“怎么这个名字听上去这么娘气?“
  克维娜嘴角抽了抽,这个问题叫她如何回答?
“我是女人,起这个名字很正常。”
  那个男人有些尴尬的看了看她,转而又道:“我的刀呢?”
“我看有些钝,就拿到街上的武器铺去修了。”
“三把?”
“我只看见了一把……白色的刀鞘?”
“这样啊。嘛,又要去买刀了……真麻烦。”
“你该不会是……那个海贼猎人,罗罗诺亚·索隆吧?”
  男人皱眉,道:“是又怎么了?”
  克维娜抿着嘴,轻咳一声,站起身,朝门外走去:“没什么。我去叫仆人做饭。”
“怎么刚醒就要吃饭?”
“大哥,现在已经是中午了。”
“那我睡了多久?”
  克维娜看了眼索隆,又偏过头,眼睛向上翻,作思考状。
  我昨天是在晚上九点救的他,一天二十四个小时,现在是中午十二点,这样算来……
“我哪知道。“克维娜匆匆离开,只留下索隆一个人房间里。
  索隆躺在床上,发出一阵不愉快的声音,道:“这个女人……“
  克维娜匆匆跑下楼,这个男人能离他多远就离多远。明明是个这么危险的人,昨天到底是因为什么救的他?老天爷这开的什么玩笑?!
  甚至连克维娜都忘记了。昨晚当她路过索隆身边时,她听见从索隆心里发出的声音:我要活着。我绝对不能死在这种地方。
  在心中的某个角落,克维娜是真的敬佩他。

  二 这家伙就是个恶魔

  索隆被克维娜救了的第三天,克维娜带着索隆上了街。

  都说逛街是女人的天性,索隆是见识到了。至少她已经逛了一个上午,还没有回家的打算。

  克维娜在前面走着,索隆一脸不耐烦的跟在后面。如果不是自己的刀不知道被这个女人放在哪了,自己还会被她拽住逛街?

  开什么玩笑!根本不可能!

  “喂,我的刀呢?”

  克维娜结果水果店老板递过来的袋子,送到索隆眼前,道:“不知道。”

  索隆听了之后立刻有一种想砍了她的冲动瞥了眼眼前的袋子,用手拨开,抓着克维娜的衣领,吼道:“不是你说的吗?!”盯着那双平淡无波的红色眸子看了几秒,咬着牙松了手。

  克维娜抱歉的笑了笑,道:“嘛,嘛,别生气,你的道我昨天去问过了,损伤的有点严重,还要有几天才能修好。”

  “真的?”索隆双手环胸,斜睨着克维娜,说真的,他不太相信那个看上去就很虚伪的笑脸。

  克维娜张了张嘴,刚想说什么,就听见海边传来了喊声:“救命啊!有海贼!”克维娜听了,来不及多想,将手里的袋子塞进索隆的怀里,自己则往海边跑去。

  “哈哈哈——把镇子上的人统统杀光!弟兄们上啊!”

  “上啊——”

  在海贼们喊打喊杀的声音里,克维娜停在离岸边二十米的地方,回头看了一眼。

  那个家伙哪去了……算了,不管了,等他过来就晚了。

  一个海贼的杂兵看见克维娜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抄着刀就冲了上来,脸上带着张狂的笑,似乎是觉得自己的阴谋得逞。

  克维娜的眼睛往那个海贼身上瞟去,手指向上一勾,哪个海贼居然就这样停在了半空。

  “不想活了?!”克维娜一咬牙,夺过那个海贼的刀,冲进了人群。

  索隆问到路,赶到这边的时候,看见的是一个女孩把刀架在一个男人的脖子上,周围横尸遍地,还有一个停在半空的人。

  “到底……发生了什么……”索隆走了过去,渐渐听清了两人的对话。

  “你就是一个小鬼,一定是用了什么妖术!不然老/子整整一个海贼团怎么会灭在你的手上!老/子可是这一片海域的最强的男人啊!”

  “弱者就是弱者,无论找出什么借口,这都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更何况,你一个大男人连我这个小鬼都打不过,前途可想而知。”克维娜面无表情的道,“再说,你入侵了我的镇子,我当然要收拾你了。”

  似乎是察觉到有人过来,克维娜往索隆的位置看了过去。

  “罗罗诺亚?”

  “嗯。”索隆点了点头,指了指那个男人,道:“这……是怎么回事?”

  “啊,没事。”克维娜把刀扔在一边,不知道从哪拿出一张手帕,擦拭着刚才拿过刀的手,笑着道:“我们回去吧?”

  索隆看着克维娜身上的血渍,皱了皱眉,道:“不了,你告诉我那个武器店在哪,我去拿刀。”

  “呼,还是想走吗?”克维娜低下头,不知所以然的笑了一下,全然不知身后的那个男人已经拿着刀站了起来。

  “去死吧。”

  “喂,女人!”

  “别碍事啊,罗罗诺亚!”

  索隆被那个男人身上带着的暗器击中,倒在地上。克维娜一脚将那个男人踢进海里,然后跑到索隆身边,看了看他身上的伤口,随即消失在原地。

  三 捉奸?不存在的。

  索隆再次醒过来,已经是三天后了。

  一个面容姣好,前凸后翘的护士推开门,端着一盘子的药剂进了门,发现索隆正在看着她,笑了一下,道:“您醒了?索隆先生?”

  索隆强撑着想坐起来,却被护士按住了。

  “医生说您现在还不能动,伤口虽然已经缝好了,但还是会出血。毕竟伤到了颈部的动脉。”

  “这样啊……”索隆闻言,躺了回去,又道:“把我送过来的那个女孩呢?”

  护士解开索隆的绷带,道:“送您来的不是女孩,是个老人。”

  “老人?”

  “嗯,您当时已经止住了血,是那个老人看见您躺在岸边,才把您送过来的。”

  “那岸边没有别人了吗?”

  “除了您,没有别人了。”

  “这样啊……嘶……”

  “抱歉,疼吗?”

  “没事,我能忍。”

  听着这低沉的嗓音,护士的手抖了抖,脸颊也有些发烫,给索隆换好药后就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那个女人……”索隆叹了口气,想来想去又没有头绪,索性闭上眼睛,睡觉了。

  ——镇子内部的别墅——

  克维娜单手托腮,一目十行的看着桌上的书,思绪却渐渐的飘往不知何处。

  也不知道那个罗罗诺亚怎么样了。如果不是因为自已一时心血来潮带他出去,他也不会受伤……一想到这里,克维娜心里就有这满满的罪恶感。

  克维娜叹了口气,随后意识到自己的想法,立刻甩了甩脑子。不对不对,我为什么要想他?脑子瓦特掉了吧?但随即,克维娜趴在桌子上,长叹一声。

  还是好想去……那个绿头发看起来软软的,还没摸过呢……

  “以嘚斗西路哒~(到底该怎么办)”

  克维娜有种想撕了书的冲动,但还是很完美的忍了下来。

  ——

  “嘛,不管怎么样,换了男装,潇洒的我也依旧是那么的帅气!”克维娜穿着一身(上个片场发下来的)白色西装,对着镜子摆了个POSS,满意的点了点头,“但是我怎么觉得还是穿女装比较好。”

  最终,克维娜穿着这身白色西装出了门,只是比预计的时间晚了三个小时而已。

  不过克维娜到了索隆的病房的时候,一双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坐在窗台上,看着病床上的一男一女,拼命地压抑着身上的杀气。

  我为了过来看你,爬窗上来,你们就给我看这个?!

  坐在窗台上跷着二郎腿,嘴角勾起一个弧度,红唇微张,露出里面尖尖的犬牙,声音里有着一丝讽刺:“悠着点,罗罗诺亚,你伤的这么重,万一一会擦枪走火扯到了就不好了。”

  索隆侧头看着克维娜,有些着急:“喂,女人,难道你看不出来我是被强迫的嘛?”

  “呵,这样啊……”克维娜低下头,轻笑一声,随即抬起头,一双鲜红色的眼睛紧紧地盯着那个护士,一个音节从牙缝里挤出来:“滚!”

  一时间,杀气四溢。

  护士连连点头,克维娜这才满意的点头,道:“别再让我看见你。”看着护士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克维娜转过身,把一把白色刀鞘的刀仍在索隆身上,道:“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不过别忘了我救过你,两次。”

  “第二次是什么时候?”

  “你觉得谁能把你从岸边搬到这里?颈部动脉出血是那么简单的事?估计还没到你的血就流尽了。”

  “……到底哪个才是真的你?”

  “以后你会知道,我们会见面的……伤好了之后就走吧,不想留你。”克维娜转过身,对着窗外,轻叹口气,下一秒便消失在原地。

  四 巴拉蒂餐厅

  转眼已经是索隆离开这里的三个月了。克维娜收拾好东西,装在自己的小船上,打算出海。

  不过在这之前,听说巴拉蒂餐厅很有名的。先去饱餐一顿吧。

  ——

  克维娜到的时候,门前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身穿金甲圣衣(喂!),但是怎么看着就这么眼熟呢?

  “不好思意,你挡路了。”克维娜抓着包带,一手抄兜,出声提醒道。

  在她看不见的角度,那个男人的脸变了又变,转过身,刚想一拳砸过来,但看见克维娜的脸时,才发觉事情没那么简单。

  而这样一来,餐厅里面的人也都看见了克维娜的正脸。

  “你是……”

  “女人?你……”

  “欸?索隆你们认识吗?”

  克维娜对着那个绿头发的男人侧了侧头,道:“索隆?我就说我们会见面的吧?”说完,抬头看着那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想了想,道:“你不是三个月前的那个东海最强吗?”

  那个男人低头看着克维娜,眯了眯眼,道:“赤瞳克维娜……”

  索隆身边的那个长鼻子抬在半空的手僵了僵:“完全……被无视了……”

  下一秒,这个男人身上的枪口就全部对准了克维娜,脸上全是看得见的不屑一顾,一旁穿西装的金发男子见状,立刻咬着牙想要冲上来,却被其他厨师拦了下来。

  克维娜双手环胸,站在原地,抬头看着那个男人,道:“你知不知道你长这么高别人看你脖子疼?”

  “少废话!从三个月前我就想杀了你,特意做了这一套铠甲,就是为了这一天。”说着,这个男人握紧了拳头,“我就不信这样还不能杀了你!”

  克维娜后退了几步,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这个男人,最终开口道:“如果你觉穿着这一身破铜烂铁就能伤的到我的话。”

  “这是乌金!”

  “没差,反正都是金属。”

  “去死!!!!”男人怒吼一声,不知道触发了什么机关,全身的枪口在同一时间发射出子弹,然后狰狞的笑了一下。

  但是笑容很快就凝在了脸上。

  人……不见了。

  “哎……我就说,你伤不到我。”克维娜站在餐厅通往二楼的楼梯上,双臂搭在楼梯的扶手上,身体前倾,“所以你还想说什么?首领·克里克?”

  “喂,你好厉害!做我的伙伴吧!”餐厅里一个戴着草帽的杂务工抬头看着克维娜,眼中全是兴奋。

  克维娜皱了皱眉,看着那个男孩,问道:“你……谁啊?”

  “我是路飞,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男孩按着帽子,脸上带着自信的笑。

  克维娜始终带着一抹淡淡的笑。

  “都说了,要找到ONEPIECE的人是我!”

  “喂,路飞。”克维娜看着克里克,脸上的笑渐渐扩大。

  “嗯?”路飞抬起头,看着克维娜,等着下文。

  “如果你真的能当上海贼王的话,我答应。”

  “真哒?”

  “真的。”

  “呦西,这样一来我们就有六个人了。”

  “你是不是又把我算上了?!”一旁的金发男子听了这话,无奈道。

  “嘛,有几个人先另说,”克维娜单手托腮,一双红色的眼睛满是笑意,看着克里克,“我们是不是应该先把这个麻烦解决了?  五 我们的梦想

  只不过接下来的事出乎大家的意料,克里克拿起身前的包裹,扛在肩上,走了出去,结果却被克维娜叫住:“喂,你去哪?”

  “我要把这些食物拿给部下吃,然后回到这里。”

  “哦。然后呢?”

  “我的目标只是这艘船和伟大航路的航海日志,我希望你不要碍事。”克里克已经尽量把语气放软,他是真的希望这个恶魔不会出来碍事。

  “管他呢,我就是过来喝酒的。”说完,克维娜低头看着下面的那张桌子,然后跳了下去,坐在索隆对面。

  克里克走了出去。至于那些厨师在说什么,她没有半点兴趣,不久,路飞便指着那个金头发的男人,道:“喂,那家伙很不错吧?”长鼻子闻言,抬起腿想要逃跑,还不忘劝着其他人:“别管这么多了,我们还是赶快逃跑吧。”

  “冷静点,”索隆一手搭在椅背上,一手放在桌上,“对手只是个受了伤的人而已。”路飞的脸上再次浮现出那抹自信的笑,道:“没错,而且我一定要和他决斗!如果他真的是个很厉害的家伙,我们总是会碰头的。对了,阿金。”

  门口一个跪在地上,带着头巾的男人颤抖着声音道:“什么……”

  “你不是说你对伟大航路一无所知嘛,可你不是去过啦?”

  阿金捂住脑袋,痛苦的说道:“我的确是什么都不知道,真令人难以置信……进入伟大航线的第七天……那天的事太不真实了……像做梦一样!到现在我的脑子还是一片混乱……突然出现的一个男人……竟然消灭了50艘船的舰队……”

  克维娜把酒杯送到嘴边的手顿了顿,这个行事风格还有这个实力……怎么这么像那个人?

  “……那个男人有一双可以杀人的眼睛……就像鹰一样尖锐的眼睛,我不想再回忆。”

  “什么?!”听了这话,索隆目光一凛,额上也冒出豆大的汗珠。

  “靠,还真是他。”克维娜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爆了个粗,但似乎没有人注意。索隆转过头,看着克维娜,问道:“怎么,你认识他?”

  “见过。”克维娜一口又一口的喝着酒,试图掩饰心中的紧张和那一丝恐惧。

  ——

  “这样看来,我的目标完全……锁定在伟大航路了。”索隆倚在椅背上,双臂搭在自己的三把刀上。

  一旁的山治看了眼索隆,吸了口烟,道:“真是个笨蛋,你们就是那群很容易送死的人。”

  “说得没错,但把笨蛋两个字收回去吧。”索隆看着山治,眼里是说不上来的坚定与淡漠,“自从把世界第一剑豪作为奋斗目标,我在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了。能说我是笨蛋的,只有做此决定的我。”

  “嘛,也是啊。”克维娜笑了笑,低头不语。

  “说起来,你的梦想是什么?克维娜。”路飞转过身,看着克维娜。

  “我吗?环游世界……然后……找到拉夫德鲁。在这期间,我要变强,夺回原本属于我们的东西。”在这一瞬间,克维娜的眼神无比坚定,像是看着自己朝思暮想的猎物一般。

  但仅仅是一闪而过。


欢迎转载,但请保留版权信息:海贼王 »【同人】【索隆】心之所属1-5
分享到:

相关资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