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精的尾巴
首页广告

海贼王同人小说番外故事之六:梦之船

文章来源:海贼王中文网 本文作者:武毅公ノ戚继光 发布时间:17-10-27 发给朋友 - 本站网址:http://op.yaojingweiba.com/

  这是一个关于汤姆传承线上的故事。

  =====================================

  Act1:香波地群岛

  “迎接水星公主(原创前一任海王)!”一名侍卫高喊着。

  一个国王模样的人类立马上前迎接了人鱼公主。

  海中,鱼人岛国王关照着水星公主:“这样真的没有问题吗?”

  “有乔伊波伊护送,父亲您不用担心。”水星公主回答道。

  “我总觉得有点不安,但愿不要出什么事。”鱼人岛国王关心道。

  “轻松点父亲,今天很可能是结束我们与人类数百年战争的大日子。国民们很快就能生活在真正的阳光下了,我们应该高兴才是。”水星公主开心地说。

  乔伊波伊对鱼人岛国王说:“公主的安全,我会保证的,请您放心。”

  鱼人岛国王叹了口气,说道:“为防万一,我们会在不远处接应的。你~去吧!”

  乔伊波伊关照着岛上的护卫们:“我们出发了。你们将‘战船’看护好。”

  于是乔伊波伊与水星公主一起登上护送船往附近一处荒岛驰去。

  过了不到两小时,突然一艘镀膜船从海底浮了上来,可奇怪的是没有一点声息。

  “什么人?”看到的护卫还没反应过来,船上突然冲出了不少手持武器的人,猝然发难,将他砍倒。

  “快来人!有刺客!”倒下的护卫拼尽了最后力气向同伴呼喊着,但发现不远处的侍卫们却丝毫没有感到危险降临,绝望的他终于被黑暗吞噬。

  “动作要快,不能让一个人逃走,这是为了正义。”领头的一个人打了一个响指,对周围人下令道。香波地群岛立刻就变成了修罗场。

  Act2:鱼人岛吉尔克鲁德广场

  “乔伊波伊,你这个骗子!把我女儿还给我!”一个满脸泪痕、浑身浴血的鱼人岛国王冲着同样满身鲜血的乔伊波伊怒吼着,握紧了拳头作势欲打,却被几个人鱼或鱼人拦住。

  乔伊波伊的人只是垂着头,一言不发,回想着刚才梦靥一般的场面——冥王突然出现,猝然朝水星公主开炮,紧急情况下他张开“护盾”,却只保护到了身边球型区域内的人,其他地方被打出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坑(此荒岛即后来的司法岛),却再也找不到水星公主。

  一些人挡在了他的周围,防止其他人围攻。而他们的周围还四散着鱼人、人鱼和人类,但几乎人人被创,他们的脸上有些写有愤恨,有些写有悲痛,有些写有不甘,也有些写有消沉。

  一个带头拦住国王的鱼人(原创鱼人工匠)高叫道:“国王陛下请您息怒。这事乔伊波伊先生也不想的,他也是受害者之一啊!”

  “艾伦你给我让开。若不是他的兵器,水星怎么会死?若不是他们的科技,我们怎么会沦落到现在的地步?”鱼人岛国王挣扎中指着乔伊波伊,冲着那个鱼人吼道。

  “但若不是乔伊波伊先生,我们现在也不会有鱼人岛这个庇护所。先生是真心想让我们与人类和睦的呀!我们难道应该恩将仇报么?”艾伦说道。

  鱼人岛国王终于平复了一点,说道:“我要为我的国民负责,鱼人岛的这个恩情是我们欠你的,我不杀你。但我的女儿死了,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她是那么信任你,可你都做了些什么?”

  乔伊波伊终于抬头看着他,悲痛地说道:“你对我的憎恨没有错,此事我难辞其咎。我们对他们也不会就这么算了的,我们犯下的错误,我们一定会承担责任。我向你保证,即使不是我,总有一天会有一个人来完成我们的约定。”

  突然一个人鱼冲过来说:“陛下,不好了,地上的人类率领大量战舰追过来了。”

  鱼人岛国王看了一眼上方,对那个人鱼说:“去龙宫城把玉手箱拿过来。”然后转脸对着周围的鱼人岛国民喊道:“现在是关系到我族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不怕死的都跟我来。”然后领着人,看都不看乔伊波伊就走了。

  艾伦正准备跟上去,乔伊波伊却拉住了他,说道:“艾伦,你等等,我有话要说。”然后他又对着旁边的亲信说:“你先把人手集合,在这里等我一下。”

  Act3:鱼人岛珊瑚丘

  乔伊波伊将艾伦带到一个偏僻的地方,说道:“艾伦,刚才谢谢你。”

  艾伦说道:“这事错不在您。为了建立鱼人岛我们一起共事这么久了,我相信先生的为人。死去的公主殿下也正是因为信任您才不理国王的劝告参加了那个谈判的。如果成功,我们真的可以结束这数百年的仇杀。您的努力没有错。”

  “可我又怎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毕竟她的死跟我脱不了关系。”乔伊波伊自责道。

  “如果先生有杀我们之心,早在冥王还在你们手上时,我们就已经没有活路了。想灭亡我们的是地面上的那些家伙。起码我们为和平尽了最大的努力,我相信已在天国的她也不会怪您的。”艾伦继续安慰道。

  “但我低估了人心险恶,这才给他们可乘之机。威力越是巨大的东西,遇上不轨之徒就越会引发更大的灾难。”说着乔伊波伊取出了一册图纸交给他,只见封面上写着“冥王(Pluto)”。

  艾伦惊讶说道:“先生,您这是……”

  乔伊波伊打断道:“艾伦,你听我说。他们之前畏惧的是海王之力,现在公主死了,他们还掌握了冥王,事已至此,夺回冥王我责无旁贷。但冥王的威力你已经看到了,此去凶多吉少。万一我发生不测,只要有这个东西,你们还有反击的可能。在整个鱼人岛中,我最信任的就是你,你愿意背负这个使命么?”

  艾伦收下冥王图纸,激动说道:“您的意思我懂了。您把如此重大的任务交给我是我的荣耀,我一定会不辱使命。”

  乔伊波伊点了点头,回到了军中。

  艾伦看着乔伊波伊远去的背影留下了泪水:“先生,保重!”

  Act4:海之森

  一个身材巨大的金刚河豚鱼鱼人抚摸着历史文本石,叹了一口气。

  “汤姆哥哥刚才又去试着造船了啊?”一个狼鱼人鱼问候道。

  汤姆丧气地说道:“是丹啊!这次还是不满意。造船术终究不是鱼人所长么?”

  丹说道:“哥哥明明已经是这里最好的鱼人工匠了。我知道你担心什么。都已经过了快800年了,那东西还是没被找到。即使找到,说不定都已经朽坏了。你也不要太放心不下了。”

  汤姆正色说道:“我们不能这么乐观啊!那可是宝树亚当造出来的船,连战争都难以毁掉它。你看诺亚在水里泡了这么久都没有毁坏,何况是那东西呢?”

  丹眉头一皱,叹道:“说得也是。你知道么?今天来了一个人类,自称是‘奥哈拉的学者’,他居然能读懂这块石头上的文字。”

  汤姆一愕,抬眼盯着丹说道:“对地面上的人来说,解读历史文本不是被禁止的么?为什么他敢到这里来?”

  丹说道:“他说他只是为研究历史才过来的。”

  汤姆紧张说道:“或许他的目的只是历史,但是这些石头会指引人找到那个‘怪物’。不管这些信息被政府还是不法之徒掌握,那都不堪设想啊!”

  “看他的样子不像是会泄露的人。”丹安慰道。

  “我只知道人性。你知道无风带有个叫因佩尔当的巨大监狱么?”

  “那是个专门折磨犯人的地方,你的意思是说他要是被捉住会被逼问出这些信息?”丹终于明白了。

  汤姆点了点头,来回踱了几步,然后对着丹说道:“这个事情恐怕不是个好兆头。我已经考虑很久了,万一冥王现世,我必须造出另一架冥王来阻止它。但以我现在的技术还还原不出来,所以我决定去冥王制造地——七水之都找人类学习更高超的造船术。”

  丹与汤姆对视了几秒,丹终于说道:“看来哥哥是认真的。但去人类的地方去学习造船术可不是轻松的事,你可要自己当心。”

  Act5:“乐园”海底

  一个白鱼人鱼和一只大青蛙跟着汤姆在海底游弋。

  “可可罗小姐,去七水之都不知道会出现什么危险,有横岗陪我去就可以了。”汤姆对着人鱼说道。

  横岗在旁边叫了一声:“呱。”

  “就是因为危险,所以才要跟着你好有个照应。你们男的粗枝大叶的,独自去人类的地方说不定连生活都料理不好。你就别担心我了。”可可罗回应道。

  “好吧!还是拧不过你。”汤姆叹了口气,突然看到了海底横卧着一条体积巨大的沉船,船体破败不堪,已经布满水生生物,一群小鱼在船的残骸里穿行。

  汤姆靠近沉船,看了一下,发现似乎是又一条运输船,船舱里散落着一些早已腐朽的条形木头,里面的尸体也只剩枯骨。

  汤姆对可可罗说道:“从刚才开始就发现这里有好多类似的沉船,按理说满载的运输船重心很低,不容易倾覆。这是怎么回事?”

  可可罗答道:“就说你们男的粗心。我刚才跟附近的白鱼打听过了,这一带地壳活动频繁,一旦发生,对海底还没什么,但在海面上就会形成巨大的海啸,这样巨大的运输船也难以抵御这种威力。”

  汤姆沉默了一下,痛心说道:“这些人类为了做生意葬身海底也真是可怜。”

  可可罗叹了口气,说道:“看起来这些船上的木头应该是给造船用的。那说明七水之都可能已经不远了。”

  正说着话,突然一些鱼类行动变得急促起来,继而一阵震动传递过来,沉船开始垮塌。

  “海地地震!”汤姆和可可罗同时喊了出来。

  汤姆对着可可罗和横岗喊道:“快离开沉船,找一个安全的地方。”

  震动持续了将近一分钟,突然汤姆发现又有一艘船倒转着沉了下来,船内系木头的绳子已经断开,一根根木头散乱着缓慢下沉,不少船员已被甩出船外,扼着喉咙痛苦地挣扎着。

  汤姆冲着可可罗和横岗喊道:“你们快去救人。”而他自己快速游到船下,将船身掉转过来,然后往水面拖起。

  可可罗和横岗也立刻将飞出船外的人类救起,抛上甲板。

  Act6:运输船甲板

  船长(原创人类船厂老板)吐出一口海水,感觉到阳光射在湿漉漉的身上,托着脑袋坐起来,感觉一切都有些不真实。突然他听到船边有水声,往发声处望去,却见到一个怪模怪样的胖大鱼人正将一个船员抛到甲板上。汤姆看到有人坐起来,不禁眼光射到了他的身上。

  双目对视,船长不禁往后缩了缩,随即明白了过来:“看来是你救了我们。谢谢!”

  “我叫汤姆,是个路过的鱼人。”汤姆自我介绍道,“先把人救醒吧!”

  船长也反应过来,立刻开始抢救船员。最后除了一个船员因为溺水太久身亡,其他人都活了下来。有人死了,船员们不免大放悲声,但想到自己差点也葬身海底,又觉得庆幸不已。

  船长和船员们对着汤姆他们跪下说:“感谢您的救命之恩。”

  汤姆惊讶地请他们起来,说道:“对我们来说只是举手之劳,不用客气。”

  船长坐了下来说:“还没来得及自我介绍。我叫杰森,是七水之都一个船厂的老板。这次出海运木,没想到遇到了‘阿库阿·拉古纳’。”

  “阿库阿·拉古纳?”汤姆怪道。

  “是我们那里的人对因海底地震产生的海啸的称呼,意思是‘水之诸神’。对于不会水下呼吸的人类来说,那简直就是地狱的死神。”

  “确实啊!”汤姆说道,“正好我们也要去七水之都,不如同行吧!”

  杰森说:“那再好不过了。诸位在七水之都可有落脚之处?”

  汤姆摇了摇头。

  杰森随即说道:“那我来安排吧!”

  汤姆说道:“那怎么使得。”

  杰森说:“你们是我们的救命恩人,这点忙都不帮怎么行!”

  汤姆终于不再推脱。

  饭罢,汤姆又到海里将散落的木头找了一些回来。船员们一开始对汤姆他们还保持点距离,忙着忙着就熟络起来。忙到半夜,杰森终于不忍,让汤姆回到了船上。汤姆只说他们在甲板上休息即可,疲劳了一天的船员们陆续就寝。

  Act7:夜晚甲板

  杰森拿了些酒过来找到了汤姆他们。

  “这次真的要好好谢谢你们。不仅挽回了不少损失,还赚回了条命。你们知道这也是挽救了不少的家庭。”杰森敬了汤姆他们,喝了口酒,眼光不由投向了船前进的方向。

  “杰森先生是在想七水之都的家人吧?”可可罗说道。

  杰森笑了一下,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一家三口的照片,递给汤姆:“这个男孩是我的儿子——艾斯巴古。他的母亲去世早,就靠我这个父亲拉扯大。”

  可可罗也喝了一口酒,眼睛有点发酸,说道:“你可真是不容易。”

  “真是想不到你们也是温柔的生物呢!”杰森笑着说道。

  汤姆愣了一下,忽然大笑了起来,不由地笑岔了气:“好像在很多人类看来,鱼人都是野蛮的吧!”

  “不过其实就跟人类一样,也分野蛮的和温柔的吧!”杰森轻松地说道。

  “说得是。”汤姆也笑着喝了口酒。

  “汤姆,看样子你们在七水之都也没什么熟人,这样到人类的地方生活肯定不方便。那干嘛还要去呢?”杰森终于忍不住问道。

  “我是个鱼人工匠,是想去那里学习人类的造船术的。”汤姆答道。

  “鱼人还需要学习造船术么?”杰森错愕道。

  “具体原因不太方便透露。”汤姆答道。

  杰森尴尬地笑了一下:“相信你也没什么恶意。既然你是个工匠,又想学造船术,不如就在我的船厂里工作吧!起码可以维持生计。”

  汤姆又大笑到岔了气:“看来我的运气还真是好呢!”

  Act8:七水之都某桥下仓库

  杰森打开了一个有造船池的仓库的门,将汤姆等人引了进去。

  “这里是公司的一间仓库,有的时候用来堆放木头,因为偶尔需要有人看货,内间也备了张床。不嫌弃的话就在这里将就一下吧!”杰森对汤姆说。

  “说什么将就,这里已经很好了。”汤姆笑着称谢道。

  “死去的船员还有些后事要办,我们先走了。晚一些我再过来给你们添置一些日常用品。”杰森说道。

  可可罗说道:“还是你想得周全,这里有我们就行了,你去吧!”横岗也应和了一声“呱”。

  杰森将钥匙留给了汤姆,就带着其他船员先走了。

  “还真是意想不到的顺利呢!”可可罗说道。

  “人类也不是都跟鱼人街那些家伙们说的那样可怕,这次真是遇上了贵人。”汤姆开怀笑道。

  “快点把这里收拾一下吧!我们的新生活就要在这里开始了。”可可罗催促道。

  仓库内间里堆放了好些杂物,汤姆他们收拾了半天,总算理了出来做卧室,日头已经西斜。

  终于仓库门敲响了,可可罗开门,发现杰森身边带着个怯生生的男孩。

  杰森嘱咐一起来的船员把家具日用品搬进了屋子,然后跟汤姆介绍说:“这就是我的儿子艾斯巴古。”又跟艾斯巴古说:“这就是救了你父亲的鱼人叔叔汤姆、人鱼小姐可可罗还有青蛙先生横岗。不是他们,我们现在就得天人永隔了。”

  艾斯巴古向他们道了谢,但是看着怪模怪样的汤姆还是有些拘谨,倒是把注意力更多放在了横岗身上。

  船员们放好东西跟杰森和汤姆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汤姆请杰森坐下,客套了一番,笑着说:“这里真是个不错的地方,离造船岛不远,进城也还算方便。”

  杰森也笑着说:“满意就好。你们还没吃饭吧?我带了些吃的过来。今天早点休息,明早再带你们去船厂看看。”

  四人一蛙吃着晚饭,说着鱼人岛和七水之都的趣事,室内一片欢笑。

  Act9:造船厂

  “老板、汤姆先生好!”被救的几个伙计看到杰森领着汤姆过来,主动上前打招呼道。

  杰森领着汤姆跟其他工友介绍了一下,爽朗的汤姆很快跟其他人打成一片。

  船厂门口逐渐热闹起来,只见一些居民往里面探头探脑,想是昨天听闻救了杰森的鱼人被带了回来,止不住好奇过来看看这种奇怪的生物。

  杰森对着汤姆窘笑道:“别在意。”

  “呵呵,没事。”汤姆无所谓地说,“这个结构是怎么做出来的?你再跟我讲讲吧!”

  初见识到人类的造船术,汤姆心无旁骛,只觉时间过得飞快,已经到了下工时候。

  “真不愧是鱼人工匠,短短一天就掌握了这么多造船知识,没准你将来会成为最好的造船师呢!”杰森赞赏道。

  “哈哈,你太抬举我了。人类的造船术还真是博大精深,我还有好多要学呢!”汤姆笑道。

  匆匆三年过去,汤姆真的俨然成了七水之都最好的造船师。其他造船厂的老板也会偶尔请汤姆过去帮忙护送一下造船原料的运输,结果连原料供应地——圣白杨、普琪、圣普鲁特的人都知道七水之都来了个特别的鱼人造船师。

  汤姆也把家搬到了城内,平时出门居民也会很平常地跟他打招呼,仿佛忘了他是个鱼人。

  Act10:七水之都汤姆家

  汤姆在家照常翻阅着报纸,特别关注着新世界一些海贼的动向。

  突然门被敲响了,门外一个粗犷的男声响起:“汤姆师傅是住这里么?”

  可可罗去开了门,只见一个留着上翘胡子的海贼船长带着礼貌的笑容站在门口,旁边跟了一个花一样头发的汉子和一个银发的女人。可可罗皱了下眉头,回头跟汤姆对望了一眼,然后对他们说:“请进!”

  “海贼哥尔多·罗杰。我就是汤姆。”汤姆说道。

  罗杰颇感意外:”没想到,汤姆师傅居然知晓鄙人的一些事情。不过我的真名是哥尔·D·罗杰。”

  汤姆笑了一下,请罗杰他们坐下,又跟可可罗说:“你带横岗出去一下吧!”

  可可罗担心的望了一眼汤姆,点点头,出去了。

  “看来汤姆师傅也早就对我们感兴趣了。”罗杰笑道,“汤姆师傅身为鱼人却在此生活多年,想必经历颇丰吧?”

  “有话直说,阁下过来到底有何贵干?”汤姆不逊地问道。

  “我们是想要您帮我们造一条世界上最坚固的船。”罗杰坦然说道。

  汤姆一哂:“你觉得我会造一艘海贼船助纣为虐么?”

  “我想要你所造的只是将人从一个海岸带到另一个海岸的交通工具。它挂上海贼旗就是海贼船,挂上海军旗就是海军船,跟造船本身没有关系。”罗杰无所谓地说道,“就算它是为了正义所造,倘若落在恶人手上,毁灭了世界,你又如何来面对它呢?”

  汤姆身体一僵,狐疑地看着罗杰,感觉他话里有话:“你这家伙都知道了些什么?”

  罗杰指着银发女人介绍道:“这位是奥哈拉的学者——奥尔比亚,我们知道一些关于历史文本的事情。”

  汤姆脸色一变,叫道:“你们居然如此大胆,难道不知道这么做的后果么?”

  罗杰说道:“我只不过是想搞清楚名字中D的意义罢了,至于其他的,我不感兴趣。”

  “我凭什么相信你这海贼的话?”汤姆漠然地说道。

  “对一个将死的人来说,毁不毁灭世界有什么意义么?”罗杰耸了耸肩,说道。

  汤姆一怔,扫了一下三个人的脸上表情,然后大声笑了起来,结果又笑岔了气,捂着胸口咳嗽了起来。“你还不如找个好一点的理由来骗我,你以为我不知道将死之人是什么样么?你哪点像快死的样子?”汤姆感觉又好气又好笑。

  “你的胸部第五根肋骨在你五岁以前受过伤吧?”大汉插话道。

  “你怎么知道?”汤姆吃了一惊。

  “因为大笑会让胸部扩张,牵动肋骨上的旧伤,所以你每每大笑都会岔气。你刚才摸的位置是第五根肋骨的位置,那里是保护内脏的关键骨骼。如果是骨骼成熟时受重创断裂,断骨势必插入内脏,难以活命,所以应该是骨骼尚未发育完全的时候受伤所致。”大汉侃侃而谈,使汤姆不由把注意力移到了他的身上,问道:“这位是?”

  罗杰说:“这位兄弟是伟大航道上的名医——克罗卡斯,就是因为要延缓我的绝症发作,所以我才邀请他上船的。”

  克罗卡斯发话道:“我可以证明,我们船长只是想在死之前解答身上的疑问,所以才出海的。”

  汤姆说道:“好吧,我信你。”然后对罗杰说:“不过你应该知道解答这个会遭遇多大的阻力。常人遇到绝症早该心灰意冷,还这么折腾值得么?”

  “我什么时候死和我要不要找这个答案是两码事吧?”罗杰答道,“男子汉说干就要干。”

  “能告诉我是为什么需要造这条船吗?”汤姆问道。

  奥尔比亚插话道:“三年前,我们的一个同仁在鱼人岛发现了一块历史文本,知道了一个名为乔伊波伊的人类给当时的人鱼公主写了一封道歉书,关乎我们一直想知道的空白100年的信息。从过去的研究发现,线索指向的是一个名叫拉夫德鲁的传说之岛,因此奥哈拉组织了科考队去全世界找到同类的历史文本。没想到出海没多久就遭到了世界政府的截杀,只有我活了下来并被罗杰船长所救。罗杰船长曾在新世界记录指针指向的最后一个岛上找到了一块红色的历史原文,经我解读拓本得知要去拉夫德鲁需要先用宝树亚当造一艘最坚固的船,因此我们去艾尔巴夫获得了一些木材,准备在这里找最好的修船匠造一条船继续旅程。”

  汤姆对奥尔比亚说:“我可以告诉你,拉夫德鲁所藏的不是你想要的历史,而是古代兵器——冥王,那是乔伊波伊所造的可能毁灭世界的‘怪物’,当时的海王——人鱼公主正是因它而死。你们继续旅程会让这个‘怪物’复活。我也正是为了防止这个事情发生,所以才来到七水之都。”

  奥尔比亚一愣,而罗杰接话道:“你手上有什么王牌可以防止冥王为恶?”

  “因为我有冥王的图纸。”汤姆坦白说。

  “怪不得你会来这里。”罗杰豁然明白了问题,“可是既然留下历史文本的人也知道冥王如此危险,为什么只是将它藏起来,而不是直接毁掉呢?”

  汤姆一愕,他发现他只从师父那里知道了反制冥王的使命,却从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我只听说,当年人鱼公主是为了让鱼人岛的居民可以与人类一起和平地生活在海面上,所以才浮上海面被抢夺了冥王的阴谋家害死的,制造它的人后来才将冥王夺了回来并将历史文本和冥王下落的信息交给了我们。”汤姆说道。

  “那么现在还没有达成人鱼公主的梦想吧!为什么鱼人岛的居民不能与人类和平共存呢?”

  汤姆觉得三年生活倏忽从眼前飞过,不由说道:“是啊!鱼人或人鱼与人类一起生活本不存在障碍,是什么阻碍了人鱼公主达成梦想呢?”

  奥尔比亚说道:“大概就是现在的世界政府吧!”

  “所以不管是冥王还是冥王图纸都是反击政府、实现梦想的底牌,只要它们不在世界政府的手上,选择权就在我们。”罗杰说道。

  汤姆笑道:“说得是。我来给你们造船吧!”

  罗杰和克罗卡斯笑了起来,问道:“真的?”

  汤姆笑道:“男子汉说干就要干。”

  Act11:废船岛

  岸边停泊着一条新造的大船。

  “这是一艘甚至可以穿越巨浪的船,现在它就是你们的了。”汤姆说道。

  “看上去真是不错!”罗杰赞叹道,“我想叫它奥罗·杰克逊号可以么?”

  “嗒哈哈,你的船,想叫它什么都可以。”汤姆看了一下罗杰身边的海贼们,问道:“这几天都没有看到奥尔比亚小姐呢!”

  “那天从你家回来,她就对我说她已经找到了奥哈拉想要知道的答案。她并不希望冥王因她而复活,所以她决定回奥哈拉告诫学者们停止研究,以免再出现无谓的牺牲。既然她如此选择,对待我们知道的那些信息,我相信她自有分寸。”罗杰说道。

  汤姆思考了一下说:“她想得也有道理。只是你们如何前进呢?”

  “她临走前告诉我,在遥远的和之国有个制造历史文本的工匠一族,他们也许有能力读懂那些古代文字。既如此,我们再去一趟和之国碰碰运气就是了。”罗杰答道。

  “也只有这么办了。”汤姆叹道。

  “这条船可真气派。”一个大红鼻子的青年赞叹道。

  “那是。红鼻子,汤姆先生的手艺当然是最好的。”一个披发青年骄傲地说。

  “叫谁红鼻子?”红鼻子青年怒道。

  “巴基,你本来就是个红鼻子。”一个戴草帽的青年挤兑道。

  “香克斯你这家伙,又想打架了是吧?”巴基吼道。

  眼见香克斯和巴基撸起袖管准备干架,一个下巴胡须分叉的大汉一把将他们推开:“你们俩真是一天不打架就闷得发慌。”

  香克斯说道:“雷利大叔,谁叫我们换船在这呆了这么久,没有冒险的日子真难过。”

  巴基说道:“就是,这儿又没宝箱,呆得真闷。”

  看到披发青年过来,汤姆笑道:“艾斯巴古,你又来了。”

  “父亲嫌我手艺差,让我多来跟汤姆先生学学。”艾斯巴古说。

  “嗒哈哈,杰森可对你寄托了很大的希望呢!”汤姆说道。

  罗杰说道:“既然船已经造好了,我们也该走了。我们开走他,你不会后悔吧?”

  汤姆笑了一声,大声喊道:“不管日后发生什么,男子汉都会堂堂正正地挺起胸膛。”

  “说得好。”罗杰赞道,然后对着船员们喊道,“伙计们,出发了!”

  Act12:七水之都汤姆家

  自从汤姆为罗杰造船,城内居民对汤姆的眼神开始顾忌了起来。七水之都的造船厂多少都与政府有合作,杰森为了此事跟汤姆闹得有点不愉快,其他造船厂的老板也不敢再请汤姆帮忙。赋闲在家的汤姆还是经常看看报纸,可可罗也百无聊赖地在屋内打扫着,横岗在一边打盹。

  距罗杰离开七水之都已经一年多了,这一年罗杰的新闻不绝于耳:罗杰从白胡子爱德华纽盖特旗下挖走了二番队队长光月御田,罗杰海贼团潜入了大妈海贼团所在的万国并全身而退,金狮子史基与罗杰为了古代兵器的下落进行了艾特沃尔海战以罗杰胜利而告终。伴随着罗杰他们的活跃,世界仿佛都躁动了起来。

  汤姆扪心自问,在学到了最好的造船术、放下还原冥王的纠结之后,面对他人的不理解,他还有什么理由继续留在七水之都,但是总觉得有一些东西难以割舍。

  突然一阵喧闹声打断了汤姆的思绪,只见杰森的造船厂居然冒出了滚滚黑烟。

  汤姆心觉不对,冲出家门还没走几步,却看到一个烧伤的伙计拖着狼狈的艾斯巴古跑了过来。

  见到汤姆,艾斯巴古泪流满面地哭倒在他脚下,说:“汤姆先生,呜呜,父亲~父亲被海贼杀死了!”

  汤姆如坠冰窖,身体也禁不住晃了一晃。

  伙计控诉道:“那帮畜S想要老板帮他们造船,老板不答应,结果猝然发难,抢走了本来要交给政府的军舰,还一把火烧了船厂。”

  听完噩耗,可可罗也已经泪流不止,抱着颤抖的艾斯巴古愣神。

  汤姆从悲痛中回过神来,对可可罗喊道:“你看着艾斯巴古,我去救火。”又对横岗喊道:“横岗过来帮忙。”于是跟着伙计往造船厂赶去。

  Act13:七水之都桥下仓库

  经此一难,杰森的造船厂几乎被烧成了白地。

  为了挽回死难者家属和政府的损失,造船厂破产,余下的伙计们只能另谋出路。汤姆把城内的家卖了偿还杰森欠下的债务,带着可可罗、横岗和艾斯巴古回到了当初他们居住的桥下仓库。

  回想四年前这里欢笑的场景,所有人潸然泪下,身心俱疲。艾斯巴古的精神尤为萎靡。

  看到他如此消沉,可可罗拿了些酒过来,含着泪说:“如果不开心的话就陪我喝点酒吧!醉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又一顿饭在沉默中吃完了,哭累了的艾斯巴古抱着可可罗睡去,睡梦中呢喃着:“父亲。”

  汤姆心如刀绞,想起以后的日子,不知不觉走到了废船岛上。

  远处的大海重复着单调的起落,夜晚的海风提醒他活着的触觉,不管人间悲欢离合,这些依旧不变。

  自从来七水之都开始,汤姆从未感觉到如此孤独,明明当初也只有他们三个。

  忽然一阵强风刮过,一条废船的桅杆折断,骨碌碌滚到了汤姆的脚边。

  看着断掉的桅杆,汤姆突觉心头豁亮,望着周围的废船,他竟笑了起来。

  第二天,他就在仓库的门口挂了一块牌子“汤姆工作室”。

  Act14:废船岛

  汤姆一大早领着艾斯巴古来到了废船岛,边走边说:“来岛上的客人多是要换船,有了新船,原来的船肯定就丢在这里了。”

  “您的意思是利用废船上的材料造新的船?”艾斯巴古问道。

  “是啊。反正这些废船放在这里也是等待腐烂的垃圾,那不如把材料拆了,把还能用的部分重新搭建新船,这样就不需要花钱购买材料,我们也只要收一些手工费就可以了。”汤姆说道。

  “不愧是汤姆先生,这倒是个好办法。”艾斯巴古眉头舒展了开来,但立刻又皱了起来,问道,“不过客源怎么办?”

  “我想把这些船卖给海贼。”汤姆平静地说。

  艾斯巴古惊得嘴巴张得老大,不信的说:“为什么?”

  汤姆接着说:“我知道你现在对海贼有看法。但你也见过罗杰他们,海贼并不一定都是杀害你父亲那些人的那种样子。况且我们造什么样的船与谁来用是两码事。你父亲为政府造的军舰落到了海贼的手上,日后说不定也会被他们用来伤害平民,但责任永远不会由你父亲来担不是么?”

  艾斯巴古低着头,陷入了思考。

  “还有,岛上的船厂老板都不敢与海贼做生意。假如事情闹僵,结果不堪设想。你也不希望同样的悲剧落到他们的头上吧?”汤姆说道。

  艾斯巴古心头一动,仰面看着汤姆的眼睛,说:“我懂了。”

  汤姆点了点头,说:“这里需要你帮我个忙。你去岛上跟那些老板说一下,如果有海贼找他们造船,介绍到我这里就行了,别有顾虑。”

  艾斯巴古把胸一挺说:“这事包在我身上。”

  岛上的老板已经从杰森船厂的原伙计那里听说汤姆不惜卖掉房子帮杰森料理了后事还收养了杰森的儿子,觉得他还是很仗义的。以往他们总是为不讲理的海贼头疼不已,杰森的惨状更让他们惴惴不安,现在能把烫手山芋转移给别人,那也符合他们的利益。反正汤姆曾为海贼造过船的事已经不是秘密,如今艾斯巴古过来一说,他们也就心照不宣了。

  Act15:废船岛

  又是一年过去,来岛上的海贼总会经人介绍找汤姆造船,岛上的船厂老板再也不怕海贼的骚扰。经过汤姆的生花妙手,那些废船都变废为宝,成了让海贼很满意的新船。因为汤姆造的船不用材料费,物美价廉,海贼也犯不着跟汤姆计较,大多还主动多给钱。为了回报汤姆的付出,船厂老板也会私下把做不完的工作交给汤姆,材料费的差价与汤姆对分,皆大欢喜。有了这些收入,汤姆工作室也就步入了正轨。艾斯巴古跟着汤姆也有了更多的历练机会,造船技术也一日千里。

  这天一早,汤姆领着横岗照常在废船岛挑选合适的材料,突闻一声巨响,大地跟着一震。汤姆循着声音找去,只见一个全身脏兮兮的、约莫10岁男孩正摆弄着一门大炮,不一会儿朝着大海又开了一炮。

  汤姆看着一愣,问道:“孩子,你这是在捕鱼么?”

  男孩突闻人声,转过头来,也不管汤姆是个陌生的鱼人,赶忙冲过来说:“大叔,请你收留我吧!我被抛弃了!”只听他的肚子饿得直叫。

  汤姆笑道:“嗒哈哈……这样啊!你是被你父亲遗弃了啊!有趣!”心里却在想:“这孩子可真坚强。被父母抛弃了却知道自己想办法找吃的。”

  男孩尴尬地说:“喂!你笑岔气了!”

  汤姆笑着说道:“好吧!你就来我家吧!你叫什么名字?”

  “卡提·弗拉姆。”知道生活有了指望,男孩的脸舒展开来,力气陡泄,一下瘫倒在地上。

  汤姆立刻将随身所带的干粮给了他,问道:“你父母怎么会把你丢在这里?”

  卡提·弗拉姆吃得太快,被干粮噎了一下,好不容易咽了下去,垂着头说:“我父母觉得我是个累赘,所以大晚上把我丢下了船。”

  汤姆端详着他造的大炮,问道:“这门炮是你一晚上用垃圾造的?”

  卡提·弗拉姆回了一声:“嗯。”

  汤姆看着他的样子忖道:“这孩子的技术可真不赖,居然有本事造出大炮,他父母应该是船上的工匠吧!但海军可干不出这样的事,看样子也只有些不正经的海贼会这么干了。如果放任他不管大概要么就是饿死街头,要么就是误入歧途吧!”

  汤姆笑着对他说:“你先跟我回家休息一下吧!”然后接过横岗手上的木材,跟横岗说:“你把他背回去吧!”

  横岗回了一声:“呱呱。”

  卡提·弗拉姆只觉长得相扑似的横岗很有意思,趴到了它背上一直玩弄着它的发髻,就这样一直来到了桥下仓库。

  Act16:汤姆工作室

  房门敞开着,艾斯巴古正在里面对回收的木料进行着处理,见到汤姆走进来,愣了一下,随即看到横岗背了一个邋遢的少年,不由问道:“汤姆先生,这是?”

  “嗒哈哈,这是我在外面捡到的孩子,名叫卡提·弗拉姆。父母将他抛弃了,所以我准备收留他。”汤姆答道,然后对卡提·弗拉姆说,“他叫艾斯巴古,以后你们就会生活在一起了,认识一下吧。”

  卡提·弗拉姆问候道:“你好!”不过目光立刻被造船池里的一条还没完工的新船吸引了。

  艾斯巴古打量着卡提·弗拉姆,念了一遍他的名字,说道:“这个名字可真拗口,不如叫弗兰奇吧!”

  “喂,不要随便给别人起名字啊!”卡提·弗拉姆不满道。

  “弗兰奇?弗朗基?”汤姆念了一下名字,突然想到了他制造的大炮,不由乐了起来:“嗒哈哈,这个名字倒真是配你!”

  卡提·弗拉姆问道:“汤姆先生觉得这个名字好么?”

  “嗯,的确顺口一些,不如私下里就这么称呼吧!”汤姆笑道。

  “好吧!”卡提·弗拉姆也乐了起来。

  艾斯巴古感到无语,只觉他身上充满了奇怪。

  汤姆让艾斯巴古先忙,带着弗兰奇洗了个澡,拿他了件艾斯巴古的旧衣服给他,弗兰奇却不喜欢穿艾斯巴古那种紧紧的牛仔裤,就穿了个短裤。

  可可罗去城里购物回来,汤姆又给他们互相介绍了一下,可可罗就做午饭去了。

  汤姆拿着艾斯巴古处理好的木料,又到了船上进行修缮,弗兰奇就跟着汤姆跑到了船上左看右看。

  弗兰奇雀跃道:“汤姆先生真是了不起!用废船上的木料回收加工就能造出这么漂亮的船。能教我么?”

  汤姆笑道:“好啊!”

  弗兰奇高叫道:“耶!”心里却想着,学到了造船术就把大炮搬上去,这样就变成可以出海捕鱼的战舰了。

  可可罗过来说:“你们快下来吃饭了。”

  汤姆和弗兰奇应了一声,弗兰奇蹦蹦跳跳就来到了桌前。

  弗兰奇饿了一晚上,早上那点干粮也没吃饱,此时吃相特别难看。汤姆和可可罗倒无所谓,但看得艾斯巴古眉头大皱。

  艾斯巴古问弗兰奇:“你不是城里的人吧?我好像之前没见过你。”

  弗兰奇说:“我是被父母从船上丢在岛上的。”

  艾斯巴古看弗兰奇的眼神突然冷了下来,回了一句:“哦!”

  弗兰奇觉得莫名其妙,汤姆却猜到艾斯巴古推测出弗兰奇是海贼的孩子。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一年了,他们也经常为海贼造船,但要与海贼有关的另一个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艾斯巴古总觉得有些别扭。

  汤姆打了个哈哈,问弗兰奇:“你有什么梦想么?”

  弗兰奇说道:“我想制造最厉害的战舰。”

  汤姆和艾斯巴古一愣,汤姆问道:“为什么呢?”

  弗兰奇答道:“这样就可以去海上捕最大的鱼,那就再也不用怕饿肚子了。”

  汤姆莞尔,弗兰奇问道:“不可以么?”

  汤姆笑道:“可以啊!男子汉想干就干吧!”

  艾斯巴古叫道:“汤姆先生,这太危险了吧?”

  汤姆说道:“没关系的,弗兰奇制造战舰不是为了用在邪道。男子汉应该堂堂正正面对自己造出的船。”

  艾斯巴古还是一副不理解的样子,弗兰奇却很受用,高兴地说:“嗯。”

欢迎转载,但请保留版权信息:海贼王 »海贼王同人小说番外故事之六:梦之船
分享到:

相关资料

评论